在人間 | 20個普通人的2020年:這一年,彷彿度過了幾個人生
集運

在人間 | 20個普通人的2020年:這一年,彷彿度過了幾個人生

2020年12月31日 11:23:02
來源:在人間

鳳凰新聞客户端 鳳凰網在人間工作室出品

每一年都有歲末,然而哪一年都沒有2020這樣令人百感交集。以武漢封城始,以倫敦封城終,這不尋常的2020年,終於走進歷史了。然而它留給全人類的傷痛,仍在繼續。

新冠疫情,像一頭飢餓的巨獸,無情地吞下了很多無辜的生命。大年初一,倩倩的媽媽在武漢隔離病房去世。據湖北省衞健委通報,截至當日24時,該省累計新冠肺炎確診病例1052例,死亡52例。三天後,倩倩家的悲劇刷屏。彼時,一切充滿未知。人們躲在恐懼的暗夜中刷着手機,生怕錯過關於疫情的某一條消息。如今,倩倩仍未從喪母的巨大悲痛中緩過神來。而據世衞組織統計數據,截至歐洲中部時間12月29日下午6點,全球累計新冠確診病例8015萬例,累計死亡病例177萬。這冰冷的數字背後是一個個曾經活生生的人,一個個曾經充滿歡歌笑語的家。

即便在這樣一個席捲全人類的大災難面前,仍然有很多閃耀着人性光輝的故事。一個武漢人,他73歲的老父親在李文亮生前工作的武漢市中心醫院去世,面對有200多同事感染的醫生,他道一聲珍重;在漢口醫院,一對老夫妻雙雙感染,88歲的老爺爺用心照顧83歲的老伴,告訴我們什麼是相濡以沫的愛情;一名護士在報名支援發熱門診時,寫下“雖然怕,但我們願意守護這座城”;一個在美華人,組織華人朋友給當地醫生送口罩,她説:“疫情下,不談國與國,我們幫助的是一個個人”。

每個人都有自己的2020。

歲末,我們在公眾號發起徵集。今天,2020年的最後一天,我們把你的故事整理出來,以此作為2020年永不磨滅的記憶;以此致敬2020年的每一個普通人;以此告別2020。

1/20

@劉燕玉

座標:湖北襄陽

我在一家旅遊平台工作,是負責處理投訴和售後的。疫情一下子打亂了我們的節奏,工作量成十幾倍增加,每天都有很多客人提交退票。1月22日,封城前一天,我從武漢坐大巴回襄陽。回家第二天,我家被貼了封條,我也被單獨隔離。醫護人員每天上門來量體温,再三叮囑,不舒服馬上去醫院。

在家隔離期間,我繼續工作,每天處理退票和升級的投訴。1月24日,大年三十,我給一個用户回電,用户説“都出不去了,為什麼不給退票”。我解釋,“我們都是按照航空公司的政策來辦理的,您買的是外航的機票,航司還沒有出政策,如果有政策我們會在第一時間通知您”。用户不認可,氣沖沖地質問我,“你們公司在哪裏?我要去你們公司投訴!”

我説,在武漢……

用户聽到後,啪地一聲掛斷了電話。我握着手機,只能聽到那邊,嘟嘟嘟的聲音。後來我給這位用户回電話,她態度温和了很多,聽我再一次解釋之後,那邊沒有聲音,我問道,“女士您好,請問是否可以聽到我説話呢”。

電話那邊,突然輕輕地説了句,“新年快樂,辛苦了”。

2/20

@慎獨

座標:湖北荊州

2020年1月23日

幾天的恐慌之後,我決定從今天開始寫日記。老實説,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覺得生命如此寶貴,死亡如此迫近。

今天戰戰兢兢地去考了科目四,拿到了駕照,但是一點喜悦感也沒有,準確來説,這段時間一切開心的事情都被疫情沖淡了。

荊州這邊肯定已經有很多病例了,雖然目前公佈的還只是個位數,但是每天看到朋友圈轉發的各種各樣的視頻,看病的人直接倒地被擔架抬走,我還是感到毛骨悚然。

今天好説歹説才勸我爺爺,非要去樓下轉悠的話,就戴好口罩。網上教的方法我也試過了,模仿中國移動給爺爺奶奶發短信,每天發。可是也不知道為什麼,面對這麼嚴峻的形勢,他們依然無動於衷。

最近發現自己真的特別慫,看到醫生護士們衝在前線,覺得感動又心酸,他們也是誰的父母兒女啊。朋友的媽媽也已經去了一線,有時候我也有點懷疑,學文是不是沒有用,國難當頭,我什麼也做不了。早上考試帶了一會兒N95,還是有呼吸閥的那種,已經喘不過氣覺得很憋了,那些醫生護士們夜以繼日地……該有多辛苦啊。

身邊的朋友們每天都在説些黑色笑話,戲言到時候在一個病房吃雞。小何還説,你要是進了病房,給我拍拍視頻看看病房裏到底長啥樣。

哈哈,以前是假喪,現在是真喪,每天都像沒有明天一樣活着。

朋友啊,你們都要好好健康地活着,等到疫情結束,我要一個個找你們算賬。一個個擁抱你們。

2020年3月27日

一個人在家封閉了兩個月,對外面世界的瞭解全憑每天刷手機。看到疫情實時地圖上一個個紅點,有時也感到絕望,會想這場疫情似乎沒有終點。偶爾也把這一切拋到腦後,和朋友語音的時候,像以前一樣哈哈大笑。

短暫地輕鬆後,想到那些被永遠留在這個冬天的同胞們,又為自己這份輕鬆內疚。

3/20

@江湖不肖生

座標:湖北武漢

我的父親,於2020年2月11日晚9時許離世,終年73歲。直接原因是心臟、呼吸驟停, 他是新冠肺炎疑似病人,到去世也未能確診。

不知道他是怎麼感染上的。

1月19日,他開始出現症狀,但當時除了流涕和發冷以外,既沒有發燒也沒有咳嗽,所以他一直是將自己當作普通感冒在用藥。1月25日,父親的病情急轉直下,高燒達到38.8度。僅僅一天,他已經基本失去了行動能力。

1月28日,父親終於入院,但核酸檢查為陰性,但醫生認為這個並不作數,因為他的臨牀症狀和胸片結果與新冠肺炎高度吻合,所以他仍然作為疑似的重症患者被收治在武漢市中心醫院,就是李文亮醫生生前所在的醫院。

2月5日起,醫院不再允許家屬探視。我只能打電話給醫生詢問父親的病情,早上,醫生告知我,父親的病情比較重,已經下了病危通知單,他很無奈,痛苦地告訴我,這個病目前沒什麼好用的藥,他的很多同事都感染並且是重症。我説,我瞭解,你們醫院的李文亮醫生昨晚去世了,他很快接了話:我們醫院哪止一個李文亮醫生,我們現在全院200多的醫護人員感染,我們的副院長現在是危重症,已經切管上了呼吸機

2月12日,凌晨3點半,我處理完父親火化的事宜,獨自隔離,卻無法安枕,只要一躺下,我就無法控制自己,嚎啕大哭。

4/20

@綿綿

座標:武漢

我是今年新冠肺炎逝者的家屬。

我兒彭毅元月24號開始發燒 。1月28號,CT檢查雙肺感染磨毛玻璃狀,直到2月6號才被社區安排去武昌方艙。被方艙拒收後,又折騰了一整天,晚上住進了省人民醫院東院,前後拖延了近半個月。受盡磨難入院後,雖經醫院多方救治,但由於拖延太久,轉成重症,無力迴天。終於,2月19日上午,在省人民醫院東院去世。

想一想這段時間,我兒從發病到去世,經歷了怎樣的病痛折磨?入院後,他的身邊沒有一個親人陪伴、撫慰,他是多麼的痛苦、孤獨、恐懼。

在人間 | 20個普通人的2020年:這一年,彷彿度過了幾個人生

這是2月6日,我兒彭毅坐着敞篷小貨車去武漢方艙醫院的路上。數九寒冬,這天武漢又是風,又是雨,我兒就坐在這輛貨車後,從家到武昌方艙,又從武漢方艙到湖北省人民醫院,再顛簸1個小時,到了武漢光谷省人民醫院東院。每想到這些悽慘的情景,我都心如刀絞痛不欲生!

我兒,彭毅,是一個小學老師。他們畢業的那一年不包分配,但他從師範畢業就到了這個學校,一直工作了18年。在工作上,他是兢兢業業。學校領導同事學生都非常喜歡他,與大家相處得很好,他也非常熱愛這個職業。他是一個非常善良、厚道、淳樸的人。是父母的好兒子,妻子的好丈夫,女兒的好爸爸。他的突然離去,使我們這個家遭遇了天大的劫難。他在這個社會上可能就算一粒沙子,可是他在我們家,就是我們家的頂樑柱,是我們家的一座山,是我們的全部。

可憐我的小孫女,才7歲多,就失去了爸爸。從此,她的成長就沒有了父親的陪伴教養呵護。我們倆老年近70,失去了唯一的好兒子,白髮人送黑髮人。這是怎樣的悽慘,絕望。

去年我們家的房貸車貸剛剛還完,他本應該可以輕鬆地面對生活,享受生活了。

我好好的,那麼健康,鮮活的兒子就這麼突然一下子沒了,他是那麼的熱愛他的生活,熱愛他的工作,熱愛他的學校,他只有39歲啊。他就這麼突然的,悲慘的,受盡磨難的,永遠失去了他該有的一切。

5/20

@amy

2020年,作為一個武漢人經歷了太多。封城居家隔離4個月期間,婆婆離世。我重病4個月後,艱難地重返職場。身邊熟悉的人相繼離世。這一年彷彿度過了幾個人生,五味雜陳,連悲傷都變得麻木。身邊年輕的朋友開始立遺囑,生命無常,珍惜一切。

6/20

@馮佰仟

座標:湖北武漢

我是武漢一名普通的血透護士,2月初感染新冠,還好是輕症。2月底痊癒之後,我便立刻回到我院拯救新冠危重病人的一線團隊:“護腎小隊”。

我現在都記得那段時間,每天晚上和女兒視頻的時候,她總問我,“你為什麼不回家呀?你住在哪裏呀?我也好想去住你那裏呀!”自1月23日,我在發熱門診值班後,就再沒回過家了。

5月初,護腎小隊的工作慢慢收尾,我也回到了漢口本部繼續上班。從最開始要穿隔離衣上崗,到現在只需戴口罩、做標準防護就可以了。

回望2020,有一些東西似乎不一樣了 以前想着更多的是賺錢吧,現在想慢下來 生活,也沒有以前那麼多物慾。休息時候更多是陪女兒玩,不太想出去逛街,喜歡更輕鬆一點。做事的顧慮也會少些,會拒絕一些東西。

7/20

@佔巴

2020年很平凡。新年沒過完就被召回單位,參加防疫工作。在縣級疫情指揮部連續工作60多天,寫材料寫材料,接觸過很多基層抗疫材料,有感人的、有杜撰的、也有流於形式的。五六七八月工作寫材料,十月十一月十二月還是寫材料。一場新冠改變了許多人的生活,可我還是在日復一日幹着碼字的工作。不知道是該慶幸還活着,還是悲哀。

8/20

@張阿姨

座標:湖北黃岡

1月份我在武漢醫院做護工的時候感染了新冠,當時還是疑似,醫院不收。因為我平常吃住都是在醫院,在外面無處落腳,過了幾天露宿街頭的日子。現在想起來還是很心酸啊,不過好在有很多記者朋友幫我,後來也接受治療,痊癒了。4月8號,武漢一解封我就回老家黃岡了。一回去先給我隔離了7天,做了2次核酸。村裏消息傳得快,大家都知道我得病這事。有的人嘴上不説,但有我的場合他們會迴避,背後多少也會議論我,不過將心比心,我也能理解他們,我也不在乎這些,不主動接觸他們就是了。我現在找了份船廠的臨工,帶帶孫子,只和周圍幾户玩得好的鄰居玩,偶爾和我們方艙羣裏面的病友聊聊,大家分享分享自己的生活。可以説生活恢復正常了吧,雖然現在掙的比做護工少太多,但我還蠻享受這種日子的。

9/20

@Edison

2020年經歷了疫情,線上畢業答辯,沒能回學校和老師、同學團聚,也沒能一起拍畢業照,真的遺憾。 走出黑龍江省,來天津開始工作,走入了人生新的階段,也經歷了離別,分開。

10/20

@珠珠

座標:哈爾濱

今年上秋時,我從工作了26年的國企離職了。 由於疫情,本就不景氣的單位更是雪上加霜,裁員已是板上釘釘。心裏清楚,49歲的年齡重新競聘處於劣勢,與其被動競爭,不如帶着尊嚴離開。

■ 曾經工作過的辦公室

養老院是我離職後應聘的第5份工作,原本只想過渡一下,留下來則是被這裏的幽靜和故事吸引。

嚴阿姨,兒子在18歲那年溺水身亡,老伴兒也已離開她十幾年了;“李處長”,大夥兒都這麼稱呼他,他在退休前是正處級幹部,妻子5年前得癌症去世了,兒子定居加拿大,本來每年還能回來看他,這趕上疫情想再團聚不知要等多久了;劉婆婆,女兒遠嫁,丈夫賭博酗酒,還經常對她家暴,兩年前丈夫肝癌去世,她説現在是她這輩子過得最舒坦的日子……

■ 養老院外正隔着鐵門,遠距離探望的親人。

疫情時期,養老院是重點防護單位,若非每次都攜帶核酸檢測報告,住在公寓的老人是不允許隨意進出的。即便是子女來探望,大都也只是間隔一段距離説上幾句話而已。而 對於那些行動不便或卧牀的老人來説,能見上親人一面就更不容易,無法觸及的親情使得許多老人遺憾離世。

生活就是這樣,很多事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,磨難亦不可避免。

11/20

@聖徒君-BG8IGT

2020年,丁克第7年,離開體制第6年,看書54本,投資收益18%,一切安好。

12/20

@餘廣生

今年鄱陽湖發洪水,7月8日,我的房子和魚塘被淹。即便如此,我一直守着家,在水面上生活,怕養魚設備被偷。50幾天後,水慢慢退了,我養的幾十萬條魚,只剩下不到一千斤。可就算這裏年年發水我還是得留在這裏啊,十幾歲就開始養魚了,除了養魚也什麼都不會。明年開春,我打算再買10萬尾魚苗,我這輩子就和魚塘綁在一起了。我一把年紀了,不能給子女增添負擔,能幹一天算一天吧。

13/20

@米琪媽媽

座標:浙江麗水

在2020年,我孕22周的女兒因先天缺陷被引產。頭一天,醫生先打了藥水,第二天7點多,我5斤多的寶寶完完整整地出來了。靜靜地,公主睡着了。好可惜沒能看上一眼。爸爸説醫生把寶寶推出來隔着2米給他看,寶寶有頭髮了,很漂亮。爸爸把我們準備好的小衣服,小帽子給醫生,讓醫生給她穿上。殯儀館的工作人員説寶寶太小,太軟了,都沒有骨灰。沒事,媽媽以後就憑着小衣服,小帽子來找你,你可要把小衣服和小帽子放好啊。

14/20

@R

從未想過失去媽媽這件事,會這麼快發生在自己身上,我一直以為會在若干年後。答應過媽媽的許多事還沒有兑現,還沒有盡我所能對她好。最後一次見面時,我親手喂她吃飯,陪她説話,為她打氣。我告訴她不要執着於失去的東西,而要珍惜現在所擁有的。這句話大概也是説給自己聽的。我們説好要團結,要度過這個艱難的時期,但媽媽真的無法再忍受痛苦了,她走了。如果她能快樂,那我願意忍受失去她的痛苦。疫情以來多了很多和她相處的日子,還有從前的點點滴滴,我一直記在心裏。後來發現,媽媽還留存着我小時候的衣服,真的好想繼續做媽媽的小孩子啊,但是不能了。我答應你,我會好好照顧爸爸和奶奶,努力成為你心目中優秀的女兒。如果有來生,請做我的女兒,讓我好好照顧你吧。

15/20

@GL

2020年,年關從國外匆忙回到湖北,第二天就被隔離在家,一待就是幾個月。唯一的感慨就是活着就好,珍惜眼前。與一個年齡相仿的女孩訂了婚,買了房,在疫情影響下不景氣的就業環境裏,努力賺錢還着房貸,再也不敢任性妄為,説走就走。年底,又出了國門,這一次卻是抱着掙錢的心態,奔向疫情更嚴重的地區……

16/20

@鯉魚

座標:英國倫敦

■ 公交站牌上貼的反抗疫標語“關掉電視,疫情是假的”

我在英國留學,6月份坐大使館包機回來了,在國內過了幾個月神仙日子。10月份又頭鐵飛了過去,沒辦法呀,實驗室的活兒又不能線上,在國內打完疫苗走的,也算是心裏踏實點吧。國內把英國報道得很危險,其實真的身在其中也就那樣,該上課上課,該聚會也沒少的,只是酒吧餐廳關了好多,也不能出英國旅遊了,這點比較遺憾。英國還是有些人不相信疫情的存在,已經無藥可救了。

17/20

@舒九林

座標:武漢

我是在武漢救子的父親舒九林,武漢解封后,我的兒子舒子棋終於等來了被疫情拖延的幹細胞移植手術。我們本來期待着這次手術能成功,子棋能回到一個5歲小男孩應有的生活。

在聖誕節前,子棋做了移植後的第3次骨髓穿刺。這次骨穿又一次證明8個月前移植手術的失敗:我的造血幹細胞沒有在兒子體內成活,癌細胞卻仍然活躍,子棋的生命仍然要依靠化療藥物維持。

從接受移植手術至今,子棋不停地做化療。化療藥物開始是“地西他濱”,後來換成效果更強的“阿扎胞苷”和“阿糖胞苷”。但三次骨穿結果顯示藥物對癌細胞的抑制效果越來越不明顯。這表明癌細胞越來越耐藥。醫生擔心一旦接下來的化療抑制不住癌細胞,孩子會有生命危險。

因此,子棋必須做第二次移植

第二次移植所需的臍帶血要求比第一次的基因匹配度更高,要達到“7個位點”匹配,至今,在中華臍血庫裏還沒有找到配型成功的,我們只能繼續等待。另一個障礙是藥物缺貨。鑑於第一次移植的失敗,第二次移植要使用更好的清髓藥物“塞替派”注射液,然而武漢兒童醫院還沒有引進這種藥物。我查到一家位於東莞的私立醫院,有知名的幹細胞移植的專家和所需藥物,想這幾天就去東莞找醫生面詢。

因孩子反覆入院檢查和化療,我已經一年多沒有工作了。子棋第一次移植手術,社保報銷了40萬,公益基金捐了10餘萬,我們東拼西湊了50多萬,現在還欠着30多萬外債。

第二次移植手術的費用還沒有着落。

18/20

@西安V佳

曾經以為是噩夢般的一年,離婚,高負債,生意做到快倒閉,30歲被命運扼住了喉嚨。走到年末才想通,原來自己並不是那個天選最悲慘的人。作為2020年全球人口大減員中的倖存者,我暗自慶幸,我還有陽光空氣和上帝。人生是在一次又一次的糾錯中完成蜕變、成長,只要你有足夠的時間去糾正你的錯誤,然後重新開始, 你的時間就是你的籌碼,直到你用完它為止。

19/20

@木圖

座標:山東青島

今年疫情期間,百業凋零,公司裁員,首先從年過50的人開刀,於是我失業了。現在找工作好像45歲已經是底線,50歲的人在職場上備受嫌棄,好像只能去看個大門、當個保安了。後來,我做了幾個月的網約車司機。

不開網約車只看到萬家燈火,開了網約車卻知道家家有家家的不同。 我喜歡和乘客聊天,也遇到了各種各樣的人和事。開網約車也是個辛苦活,但老天爺餓不死瞎家雀,只要肯幹,不管多大年紀,這個社會不會拋棄你的。

12月初,我終於收到了新公司的Offer。

20/20

@我繼續改名

2020年,疫情期間,事業單位,收入一分未少,更加珍惜工作。想換房,不富有,看房焦慮,壓力巨大。孩子小升初,不是學霸。孩子的身體問題,經過快兩年的治療,終於快圓滿了。還有許多新的問題待解決,就是普通人普通的生活。每個都得努力地活着。願疫情早日結束,世界那麼大,我想去看看。

在人間 | 20個普通人的2020年:這一年,彷彿度過了幾個人生